全国服务热线:4008-059-599      
 
 
   
 媒体中心
 NEWS  CENTER
 
  • 行业新闻
  • 企业新闻
  • 美容美体
  • 健康养生
  • 技术前沿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媒体中心行业新闻 → 详细内容
     
    他们为什么都离开陈天桥?
     

    2013年3月6日,盛大文学旗下起点中文网出现“地震”,官方轻描淡写地宣称“部分员工离职”,但盛大文学CEO侯小强直接负责起点工作,意味着传闻中的“起点创始人团队出走”很可能已成为现实。

    熟悉盛大的人都知道,这不过是具有盛大特色的“高管离职潮”在2013年的第一朵浪花。在此之前,无论是曾在盛大起家时即胼手砥足以《传奇》奠定家底的元老,还是因各种业务拓展需要加入的空降兵,又或是因收购被整体并入的“新移民”,盛大前前后后离开的高管已经远远超过了传说中的14位。

    即以速途传媒副总裁余德统计,在十年前最早的那一批拓荒“盛斗士”中,谭群钊、朱威廉、岳弢、李瑜、林海啸已先后离开。而李善友、许朝军、龙丹妮等因为收购、扩张、整合而加入的空降兵,也都在短时间停留后挂冠而去,有些人的离职甚至充满了火药味。

    离开盛大的高管们大体上分为几类。元老们的离去往往略带温情

    ,陈天桥也往往会以言语或行动表示一定程度的肯定,例如一直被外界认为盛大陈氏兄弟之外第三号人物的谭群钊,自称因身体原因辞职,陈天桥对他前九年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对其作为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的工作给予了“有功有过”的考语。而在谭之前离职的游戏CEO李瑜离职创业后,据称获得了陈天桥夫妇的投资。

    部分高管们离职后表示“不会再爱了”。李瑜创业项目未透露时决绝地表示“肯定不做游戏”,选秀教母龙丹妮离开时说“很累,分身乏术”。

    但这种温情在盛大离职潮中实属少数,更多时候,特别是在收购来的团队身上,他们离去时带着与入职前雄心壮志绝不相符的失意,甚至或明或暗的激烈冲突。

    闹得最大的就是酷六网高管团队血洗案,2011年,郝志中、曾兴晔等高级副总裁甚至亲自带领员工赴北京劳动与社会保障局申请仲裁,创下采取这种方式闹翻的最高级别管理人员记录。许朝军,在空降至盛大任盛大在线首席运营官、边锋总裁后短短一年后即黯然离去,却憋不住在微博上来了一句要“惊险一跳”。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10年后,盛大离职的一级子公司CEO、总裁即至少有八位之多,如起点一样的主要团队出走则有酷6、华友世纪等前车之鉴。

    公平看来,盛大虽然高管离职频繁,但初创团队基本走完的互联网公司也并非只有它一家。之所以盛大给人常年动荡的印象,一是因为整个业务线过于庞大,据局中人描述“集团开年会时有一百多位CEO”;二是高管进入得和离开得同样频繁,始终没有像阿里巴巴、腾讯一样,骨干团队随着公司规模一起成长。

    造成这种局面的深层次原因,是陈天桥身上眼光远大、求才若渴兼专权霸气,急于求成、犹疑反复(一会放权一会收权)的复杂性格。

    陈是中国互联网公认的战略大师,打造中国迪士尼的产业链梦想尽人皆知,从文学创作一路延伸下来电子阅读、网游制作、运营、影视制作、版权分销、视频播出再加主题旅游的业务主线,辅以休闲卡牌运营与手机游戏储备,再加上云计算建设、电子支付保障等基础设施无不完备,帝国架构美轮美奂。

    但与宏大梦想不相称的则是匮乏的高层管理人员。由于陈天桥本人擅长资本运作,因此盛大帝国的扩张并非像同样有野心的阿里巴巴那样在相关领域中逐步抢滩登陆,而是快速收购、高价挖人,短时间内配齐产业链。遗憾的是,陈天桥的性格又扯了这种大气魄的后腿,他往往在挖人时有着三顾茅庐的胸怀与手笔,却往往在一两年后又失去耐心。

     
    首    页      关于大易      产品中心      新闻中心      合作伙伴      招商加盟      管理团队      企业资质      在线咨询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5-2019 广州市大易健康科技研发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新市齐富路联富大厦2楼2003-2006号   |   联系电话:020-36075564   |   邮箱:chenzhejin@hotmail.com
    备案号:粤ICP备11089839号-1